2018世界杯

 找回密码
 家电维修论坛
2018世界杯 2018世界杯直播 NBA直播 查看内容

张阳上将的父亲是不是张震?张震的有几个儿子叫什么?

2018-6-13 13: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 评论: 0

摘要: 摘要: 摘要: 张阳不是张震的儿子。张震四个儿子均为将官。长子张小阳少将,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外国语学院院长。次子张连阳少将,曾任总参军代局局长。三子张海阳上将,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政治委员四子张宁阳少 ...
摘要: 摘要: 张阳不是张震的儿子。张震四个儿子均为将官。长子张小阳少将,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外国语学院院长。次子张连阳少将,曾任总参军代局局长。三子张海阳上将,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政治委员四子张宁阳少将,曾任 ...
摘要: 张阳不是张震的儿子。张震四个儿子均为将官。长子张小阳少将,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外国语学院院长。次子张连阳少将,曾任总参军代局局长。三子张海阳上将,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政治委员四子张宁阳少将,曾任总后勤 ...

张阳不是张震的儿子。张震四个儿子均为将官。长子张小阳少将,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外国语学院院长。
次子张连阳少将,曾任总参军代局局长。
三子张海阳上将,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政治委员
四子张宁阳少将,曾任总后勤部军事交通运输部副部长
张海阳:1949年7月出生,湖南平江人。

1969年2月入伍,同年11月加入中国***。历任第21军61师183团2连战士、副班长、班长。1971年5月任第21军通信营有线电连排长,1973年7月任第21军政治部干部处干事,1976年7月任军政治部宣传处副处长,1978年11月任第21军63师189团1连政治指导员(下放锻炼),1979年6月任第21军63师189团副政治委员兼政治处主任,1980年11月任第21军政治部宣传处处长,1983年5月任第21军61师181团政治委员。


1983年9月至1985年7月在解放军政治学院学习。1985年10月任第21军61师政治委员。

1992年9月任总参兵种部政治部副主任,1993年3月任主任。1996年8月任第27集团军政治委员。2002年1月任北京军区副政治委员。1995年7月晋升少将军衔,2003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张震上将之子。孙克冀将军的女儿孙随嫁给了张震将军的儿子张海阳。
1!


张海阳父亲为原中央***副***张震上将,岳父是原南京军区副政委孙克骥少将。张海阳1969年参军的,长期在21军服役,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学习。先后担任过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七集团军政委和北京军区的副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政治委员、党委***,上将军衔。

根据张海阳父张震所撰《张震回忆录》记载:1949年7月16日张震得知张海阳出生的消息,纪念上海解放,故起名为海阳。

中共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2009年晋升上将军衔。张海阳晋升后与其父张震为解放军历史上首对父子上将。(另一对是张宗逊与其子张又侠)本文来源海峡企业新闻网【逗趣网网站声明:逗趣网转载本文仅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认同其观点和立场,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名单显示,张海阳被任命为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成军、李长才被任命为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晓江被任命为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张海阳、刘成军、李长才、刘晓江都拥有上将军衔。其中,张海阳、刘晓江生于1949年,刘成军、李长才生于1950年。4人均已达到大军区正职服役最高年限退出现役。

张海阳系二炮部队原政委。此前,据《贵州日报》2015年1月2日报道,2014年12月31日,纪念猴场会议80周年研讨座谈会在瓮安县举行,中央组织部原部长张全景、解放军第二炮兵原政委张海阳发来贺信。上述消息显示,张海阳上将已经卸任解放军第二炮兵政委一职。

公开资料显示,张海阳是中央***原副***张震上将之子,两人是解放军历史上首对父子上将。

名将张震之子退役上将进人大任职 张海阳政治履历及家庭背景

刘成军系军事科学院原院长。去年年底,据财新网披露,总参谋长助理高津已升任军事科学院院长,原院长刘成军到龄退休。2014年12月22日,中共中央***、中央***副******到军科院宣布了上述人事任命消息。


2014年12月31日,纪念猴场会议80周年研讨座谈会在贵州省瓮安县举行,中央组织部原部长张全景、解放军第二炮兵原政委张海阳发来贺信,贵州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张广智,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解放军装备学院副院长刘建,老同志肖永安、吴嘉甫出席会议并讲话。

张海阳,1995年晋升少将军衔,2003年晋升中将军衔,2009年晋升上将军衔。公开资料显示,张海阳1969年入伍,最初是兰州军区某军的一名战士,历任军政治部宣传处处长、某团政委、某师政委等。2005年张海阳接替刘书田上将,担任成都军区政委,成为正大军区级将领。

上述消息显示,张海阳上将已经卸任解放军第二炮兵政委一职。

张海阳1947年7月出生,现年65岁。

据公开资料显示,张海阳是中央***原副***张震上将之子,两人是解放军历史上首对父子上将。

张震将军1914年10月出生于湖南省平江县,一生中两受军衔,1955年授予中将,1988年授予上将。现年百岁高龄的张震将军,是目前唯一健在的开国中将。

张海阳投身军旅已有40多年, 1980年代曾参与对越自卫还击战,并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救灾时表现出色。

据中国青年报2008年7月发表的军旗闪耀大西南一文介绍,汶川大地震发生时,张海阳任成都军区政委,由于灾区就在军区范围之内,身为军区政委的张海阳肩负起组织军区部队、协调其他军区支援救灾的责任。在地震发生后的第一时间,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政委张海阳收到命令,指示部队迅速出动,抗震救灾,随即发布第一道命令,部队立即出动,全力救人。

张海阳除了在汶川地震组织部队参与救灾之外,在2008年底云南宜良一带发生地震后,张海阳同样善用在汶川大地震后救灾的经验,协助军区司令员李世明,迅速处理云南灾情。

2009年,张海洋接替到龄退役的彭小枫上将,成为二炮部队政委,并于同年晋升上将。与张海阳搭档的二炮司令员为现任最年轻的中央***委员魏凤和。

2014年下半年以来,二炮部队领导调整频繁。首先是二炮原参谋长高津出任总参谋长助理,并于2014年底升任军事科学院院长,跻身正大军区级将领之列。随后,广州军区副司令员王治民出任二炮副司令员。2014年11月,二炮副司令员陆福恩中将兼任参谋长一职。


,任总后勤部副部长、部长,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国防大学校长、校长兼政委。1992年10月任中央***副***。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是中共十一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二届、十四届中央委员。1985年、1987年被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在第五次反“围剿”的最后一仗驿前战斗中,我负了伤,加上发疟疾,不得不去后方医院疗伤养病。

一天,我师政委黄克诚来看望伤员,一见面,就指名要我跟他回前方。我的伤口在化脓,担心拖累部队,有点犹豫。黄政委的口气不容置辩:“你的脚能走,回前方也能养好伤。”许多重伤员都十分羡慕我能回部队,医院副院长方圆等同志一直送我们到村口,还嘱咐说:反攻胜利后,别忘了给送些胜利品来。后来听说,红军主力走后,医院被敌人打掉,医院的同志和伤病员都牺牲了。

我跟黄政委到雩都赶上了部队。回到红3军团第4师10团。团长沈述清、政委杨勇见我伤未好,便留我在团部当作战参谋。部队正忙于补充兵员、弹药、刺刀、棉衣。原来,中共中央和中革***在各路敌军加紧向我中心区推进的严重形势下,已决定撤离中央苏区,到湘西去同红2、红6军团会合。由于这个决定极端保密,我们这些基层部队的同志只听说要进行“反攻”,根本不知道要放弃中央苏区,进行战略大转移。过去,我一直认为黄克诚同志是师政委,他可能知道部队要走的情况,才到后方医院接我们。近年翻看黄老的《自述》,方知他当时也不知真情,而是从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文章中判断的,实在难能可贵!人到晚年,易思往事。我想,当年如果不是黄克诚同志把我从医院里接出来,带我走上长征路,哪里还会有今天!

长征开始的一个半月里,主要是突破敌人设置在我们前面的四道封锁线。第一道封锁线在江西信丰地区。我们同兄弟部队共同奋战,攻占了新田、古陂,西渡桃江,突破了敌军的封锁线,但损失也不小。洪超师长就牺牲在这里,他大我5岁,是我们红3军团最年轻的师长,英勇善战,胆识过人。记得那一天,部队向白石圩前进。洪超师长带一个排从我们团出发到前卫11团去。刚离开不久,就遭到溃散之敌的偷袭。我们听到枪声,急忙上去支援,但师长已经中弹牺牲。大家怀着满腔悲愤,全歼了这股残敌。洪超师长牺牲后,由张宗逊接任第4师师长。

突破湘南地区的第二、第三道封锁线时,我发着高烧,不能走路。沈团长、杨政委对我的伤病非常关心,强令我坐担架。一星期后,伤口稍有好转,我就坚持步行,跟着部队向前走。

突破第四道封锁线最为惨烈。我第4师部队血战湘江,付出了重大伤亡。我这时伤病已愈,又回到3营当营长,率部坚决扼守光华铺地区。一天之内,两任团长都牺牲在这里,全团伤亡近半。指战员们的鲜血染红了湘江,终于完成了掩护中央机关和***纵队在界首渡江的艰巨任务。从整个战役讲,中央红军苦战5昼夜,总算突破了敌军的第四道封锁线,但部队已由江西出发时的8.6万余人,锐减到3万余人,联想到第五次反“围剿”以来红军的被动局面和重大损失,大家的心情都很忧虑和沉重,为什么毛***还不来指挥我们?

红军渡过湘江后,蒋介石急令桂军尾追、黔军西堵,企图围歼我军于北进湘西途中。如何摆脱敌人尾追是战略指导上的关键问题。

我们翻过越城岭,进入广西龙胜县境。这里居住着苗、瑶、侗等少数民族。敌人到处造谣,说“***杀人放火、共产共妻”。老百姓不知真相,都逃到山里去了。桂军挑选熟悉地形、民情的老兵,以班排为单位,与当地民团合为一股,潜伏在山上,侧击我行军队伍。当我们追上山时,他们很快就跑了;我们一下山,他们又跟着回来,继续向我们射击。我们只好边打边走,前进速度十分缓慢。

在这样的村寨里,红军十分强调遵守群众纪律。用了群众的粮、菜,都留下银元,写好纸条,说我们是工农红军,路过此地,用了你家的东西,现付给你银元,因主人不在,无法面商,实在对不起。早晨离开宿营地时,都将院落打扫得干干净净。有几天,部队刚离村,竹木制造、盖着树皮屋顶的房子就着了火,马上返回扑救,但已来不及,大家心里也纳闷。后来,我们派出潜伏哨,捉住了几个放火的***便衣特务,经过公开审判,揭露其破坏红军同群众关系的罪恶阴谋。群众明白了真相,便纷纷到山里叫回亲友,有的还要求参加红军。

在广西境内走了10多天,直到进入湘西南的通道县一带,才摆脱了桂军的纠缠。12月上旬,红3军团奉命整编,我又回到10团司令部任侦察参谋。没多久,红军突然改道,向黔北方向前进。后来才知道,当时敌“追剿”军主力已在我军前方构筑工事,张网以待。但博古、李德仍坚持原来同红2、红6军团会合的计划,是毛***力主放弃这一会使红军陷入绝境的方案。中旬,中央政治局又在贵州黎平召开会议,否定了博古、李德的错误主张,肯定了毛***的正确意见。

蒋介石得知红军入黔,大感意外,急忙调整部署,继续追堵,企图围歼红军于乌江南岸。中共中央和中革***决定;在敌重兵到达之前抢渡乌江,向遵义前进。我红3军团经台拱(今台江)、黄平、瓮安,向乌江急进。一路上,我们10团是军团的先遣团。我带领侦察排,先行过了清水江,抵达桃子台,前出乌江南岸,侦察渡河地点。乌江是贵州最大的河流,素有“天险”之称。江面宽200多米,水深流急,两岸悬崖绝壁,难以攀登。由于我们行动快,蒋军主力还未到,江边只有黔军几个团防守。1935年1月5日,当大部队到达茶山关渡口时,守敌已逃之夭夭。因为红1军团已夺占回龙场等渡口,并架设了浮桥,所以,我们团顺利过江,红3军团其他部队也在第二天渡过。

过了乌江,在遵义以南的懒板凳(今南白镇),红3军团又进行了整编:4师、5师保留,6师缩编为一个独立团。4师师长、政委还是张宗逊和黄克诚,我们10团团长为陈连华,政委还是杨勇。

为了解贵阳到黔西一带敌人的活动情况,陈团长、杨政委派我带侦察排到黔西去侦察。在离乌江上游的鸭池河西岸约40里的甘棠镇,找到了一位忠厚的长者,请他当向导,南渡乌江。我与他商定了行进顺序:由他带着伞走在最前头,相距百把米是便衣手枪班,再往后是我带的一个机枪班和两个长枪班,约定如发现情况,就立即张开伞。结果一路未有敌情,我们顺利进了黔西城。

城里人很多,生意兴隆。长征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热闹的场面。突然间,我发现街上有***中央军贴的标语,走近一看,有的浆糊还没有干,即问当地群众,他们说中央军在此过了两天,今天早上才过完,往刀靶水方向去了。开始我不大相信,刀靶水是我5师守备的,在乌江北岸、通往懒板凳的大路附近,看来敌人已经行动。我们急速返回,部队已经开拔。陈团长、杨政委给我留了一封信,说情况有变,目标遵义,要我迅速赶上。我带领侦察排插小路向遵义方向追去,赶上团部并简要汇报了侦察情况。原来,***中央军已渡过乌江,追了上来,我5师在刀靶水遭敌袭击,受到一些损失。敌人在步步逼近,我们边打边走,来到了遵义。

在此期间,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了扩大会议,总结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以及长征初期红军受到损失的教训,纠正了博古、李德军事指挥上的严重错误,实际上确立了***同志在红军和中共中央的正确领导。这是中国***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在屡经挫折之后,作出的历史性选择,使中国革命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得以转危为安。遵义会议还作出了渡江长征,到川西或川西北建立革命根据地的决定。当时,我们这些基层干部并不知道会议的精神,大约是到云南扎西(今威信)地区后才听了传达。大家精神为之一振,联想起第五次反“围剿”苦战一年,处处碰壁,湘江战役中,如此被动挨打,牺牲了多少红军干部战士,原因到底在哪里?遵义会议的胜利召开,积在我们心头一年多的疑团解开了,感到红军有了希望,革命有了希望。

遵义会议后,红军准备北渡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师。这时,蒋介石急令川军在长江北岸构筑工事,全力防堵,同时调集中央军、黔军、桂军、滇军共约40万兵力,企图将我军围歼于贵州境内。

我中央红军此时只有3.7万人,如何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迅速北渡长江,是为至要。1935年1月19日,红军离开遵义向土城、赤水前进。在土城,中央政治局召开了参战部队营以上干部会议,我也参加了。会议由洛甫(***)主持,***总司令作了作战动员。28日拂晓,我师在土城东北的青杠坡与敌教导师接触,双方展开激战,直至中午,敌人越打越多,我的腿被炮弹片划伤,杨勇政委也负伤了。到底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是情报不准。敌军远远不止我们原先判断的3个团,战斗力也比王家烈的“双枪兵”要强,再战下去对我军十分不利。于是,中革***果断决定撤出战斗。

29日,我们团随军团直属队,从土城浮桥过了赤水河。在此前后,总部和其他部队也渡河西进,从而改变了原来的作战计划,开始了有名的“四渡赤水”之战。为轻装减负,***军团长下令把山炮拆散沉入河中,反正炮弹也打光了,部队向四川古蔺、叙永方向疾进,准备在泸州、宜宾间伺机北渡长江。

蒋介石急令各路“追剿”军紧追不舍,企图围歼我们于川南地区。鉴于此情,中革***决定暂缓北渡长江,改向云南扎西地区集中。红军再次进行了整编,精简机关,加强连队。红3军团撤销了师,缩编为第10、第11、第12、第13四个团,师长当团长、团长当营长。第10团团长张宗逊,政委黄克诚,参谋长钟纬剑,政治处主任杨勇,全团共2000余人。我仍在10团任参谋。

扎西整编后,中央红军为摆脱敌人的围追,决定折返向东,向敌军比较空虚的黔北地区转进。2月19日,我们团在习水县二郎滩二渡赤水,从敌军的包围圈中钻了出去。当晚,部队打土豪弄到一些米酒,我喝了一大碗。由于几次负伤和常发疟疾,再加上极度疲劳,身体十分虚弱,第二天我的头痛得厉害,全身不能动,就像瘫痪了一样,被送进医院又一次躺在担架上。谁知,这一躺就是40多天。

其间,部队大战娄山关,重占遵义城,一举击溃了***追剿军吴奇伟的两个师。红3军团斩关夺隘,担任主攻,军团参谋长邓萍、我们10团参谋长钟纬剑都牺牲在这里,张宗逊团长也负重伤。红军将领们身先士卒,慷慨赴死,终于换来了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不但有力地鼓舞了士气,也获得了物资装备的补充。

在担架上的40多天,是我最痛苦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担架员抬着我,由茅台镇三渡赤水河。杨勇主任几次从前方给我送来腊肉,并派一名勤务兵照顾我。搞到的茅台酒,大家都舍不得喝,而是用它来搓脚,以减轻连日行军的疲劳。我人高腿长,鞋子尺码大,很难找到合适的。供给部的谢胜坤同志特地给我送来大号的鞋子,真是战友情深。就这样,我一直在担架上,又从太平渡四渡赤水。四渡赤水有三渡坐担架,真后悔那天不该喝下那碗酒。

4月上旬,我总算能站起来了,拄着拐棍慢慢走。中旬抵达黔滇边境的北盘江地区时,我终于扔掉了它,高兴的心情真难以形容。我衷心地感谢在如此艰险的环境中,关心、照顾、抬着我行军的战友们!

渡过北盘江后,我出院在军团教育科等候分配。科长孙毅是宁都起义的老同志,对我很关照,也帮我向上级反映情况。我先被分配到12团任教育参谋,后来又调回10团工作,见到黄珍团长、杨勇政委等老领导。他们决定由我担任通信主任。这时,我们团部已有电台,工作方便多了。

4月下旬,我团进入了云南境内,26日攻占沾益,缴获了大批宣威火腿。对缺粮的红军来说,这是一大收获。全团要求每人背一只火腿,也未能背完。5月初,部队到达皎西地区。为阻击追敌,我团驻扎在一座小山上。天气晴朗时可以看到金沙江。大家的心情都很高兴,因为红军获得了以前从没有过的主动。果然,好消息传来,兄弟部队占领了皎平渡渡口,我们改由那里渡过了一泻千里的金沙江。至此,中央红军终于摆脱了敌人重兵的围追堵截。

6月9日,我们团来到夹金山脚下。夹金山海拔4000多米,终年积雪,空气稀薄,人烟稀少,气候变化无常。12日,我们开始上山,一路上虽然很艰苦,但由于在山下休息了3天,体力有所恢复,加上准备工作也比较充分,掉队的并不多。山顶上有许多石堆,听说藏民路过这里时,都要捡一块石头放在上面,祈求菩萨保佑。因为好奇,大家也跟着往上放石头,后来才知道,这叫“玛尼堆”,是藏传佛教的一种传统做法。就这样,我们顺利地翻过了长征路上的第一座雪山,到了懋功(今小金)地区,同先期到达的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

两个方面军会合后,中央政治局在两河口召开了扩大会议,决定红军继续北上甘南,建立川陕甘根据地,并制定了松潘战役计划。为夺取松潘,打开北上通道,红军又翻越了梦笔、长板两座雪山,进至芦花、黑水地区。团里补充了兵员,是从四方面军调来的一个营,由副团长杨国夫带来,他即转任10团副团长,伍修权也调来接任团参谋长。

这时,最困难的还是缺粮,部队吃饭成了大问题。团首长决定要我改任管理主任,主要负责筹集粮食,千方百计去找吃的。有一天,我路过军团供给部,他们正在宰杀一头牛。邱创成政委是我的同乡,他见我来,便主动送给我几斤牛肉,真是难得啊!我舍不得自己吃,便带了回来,和大家一起煮汤分享。

如何筹粮,我没有经验。开始带着一些人到大山丛林转一圈,既见不到人,也找不到粮,一无所得。后来经人点拨,才晓得要到向阳的山坡、有水的地方去找,因为藏民多在那里生活,粮食也可能埋在此地。果然,有一次我们从地下挖出了少量的油、盐、牦牛肉干和粮食。但仅有这一点点,还不够部队吃的,不得不去割尚未成熟的青稞、包谷。有的把青稞放在火里烧,用手搓下籽粒,半生半熟地吃。有的把包谷放在水里煮,连籽带瓤一起吃。

然而,当藏民了解了红军以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我清楚地记得这样一件事:有一天,我们沿着黑水河右岸前进,看到左岸有位藏民,就请通司(翻译)向他喊话,讲明我们是红军,是反对官僚、军阀压迫穷人的队伍,现路过此地,因没有吃的了,请他帮助。他立即杀了一匹马,用河上的索道把马肉传送过来,我们也用索道将银元传送过去,但他坚决不要,又退了回来。大家很感动,多好的藏族兄弟啊!

7月上旬,我们继续北上,开始翻越打鼓山。途中,我们看到掉队的同志围着火堆取暖,但喊他们时并不答应,上去一碰就倒下了。由于缺氧,体力消耗太大,成批成批的同志牺牲在这里,沿途到处是战友们的遗体。宣传队想喊口号给大家鼓鼓劲儿,可一句也喊不出来,大家只得不说话,做深呼吸,手拉手,慢慢走。这时,千万不能停下来休息,因为一休息,呼吸减少,身体缺氧,人就难活。仅几百米高的雪山,我们却整整爬了半天,到了山顶,又遇到冰雹,砸伤了不少人。接着,我们又翻越了拖罗岗雪山,来到毛儿盖。我的肺有毛病,路上曾吐过几次血,呼吸甚是艰难,凭着革命的毅力和战友们的帮助,终于翻过了这座座雪山。

8月中旬,上级通知我们筹备粮食,准备过草地。21日,我们从毛儿盖出发,开始还能看到稀稀落落的灌木林,再往前走,便进入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地。草地给人的第一印象很美丽,开满了野花,尤以野韭菜花为多。但对长征北上的红军来说,草地却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没有道路,没有人烟。特别是气候恶劣,变化无常,时而晴空***,时而风雨交加,时而骄阳似火,时而漫天飞雪。地上一丛丛野草,地下一片片泥沼,到处散发着腐臭的黑色污水,人踩在草丛上摇摇晃晃,稍不注意就陷进去不能自拔,越挣扎陷得越深,以至没顶,不少人被淹没在沼泽中。后来有了经验,一旦脚踩进泥沼,身子赶快躺倒,然后打滚出来。从物理学讲是减小了“压强”。这就少死了许多人。

我身为管理主任,宿营时要负责分配住处,进了草地后,一片荒原,便无事可做了。部队既无住房,又无雨具,白天烈日暴晒,汗流浃背,入夜大雨滂沱,冷得发抖,无法入睡,还不时遭到敌骑兵的袭击。同志们带着行军、作战的疲劳,背靠背坐着,任凭雨淋风吹,一直熬到天明,不少体弱者生病倒下了。在草地行军中,自带的干粮根本不够吃。开始时,抓把青稞添点肉干喝口冷水,还能勉强填饱肚子。后来,这些吃光了,只能靠野韭菜花充饥,前面的部队还能挖到一点,后续部队连它也难找到。在烈日下行军,口渴难耐,有人就去喝沼泽中的积水,谁知水中有毒,饮后腹泻,又有一些战友因此长眠在草地上。后续部队无需向导,沿着一具又一具战友的尸体,就能找到前边的部队,到达宿营地。我们的队伍就这样前仆后继,接连走了六七天,8月底终于走出了草地。这是我长征中走过的最艰难的一段路程,令人难以忘怀。

9月17日晨,红军攻占了天险腊子口,打开了北上通道,部队到达甘肃岷县的哈达铺(今属宕昌县)。9月22日,党中央正式宣布,红一方面军主力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全支队共7000余人,***任司令员,***任政治委员,下辖3个纵队。我们10团改为第2纵队10大队,大队长黄珍、政委杨勇,参谋长伍修权,我又改任团通信主任。部队整编后继续北上,在武山县鸳鸯镇渡过渭河。

10月5日,来到了六盘山下。它位于陕甘宁交界处,海拔将近3000米,山路曲折,盘旋六重,方达山顶,故此得名。毛***所作的《清平乐·六盘山》词中写道:“不到

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我们远眺浅蓝色的天空,秋高气爽,胜利在望。突然间,好像遍地都是绵羊,用望远镜一看,原来是敌人的骑兵部队又追了上来。我们沿山前进,边打边走,使敌骑兵发挥不了其特长。就这样,我们高举着红旗通过了六盘山。后来,彭雪枫同志告诉我,***司令员一直在山口等候着,亲眼看到部队都过来了,他才松了一口气,并说:如果剩下的这点革命种子再受损失,中国革命的胜利不知又要推迟几年啊!

10月19日,陕甘支队胜利到达吴起镇(今吴旗)。值此,我们中央红军历时一年,纵横11省,长驱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胜利结束。看到陕甘苏区的标语,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的欢迎,大家的心情非常高兴。这时,我调2纵队司令部任通信主任,纵队司令员彭雪枫,政委***,副司令员刘亚楼,参谋长萧劲光。不久,敌骑兵3个团一直追到吴起镇来,陕甘支队集中兵力,先打迂回吴起镇西北的敌骑兵团,然后再打另外两个团。这一仗,我们将敌全部击溃,俘虏甚多。但不幸的是,我的老团长、10大队大队长黄珍在战斗中牺牲了。

尔后,陕甘支队经保安南下,与红15军团胜利会师。11月3日,党中央决定:成立西北革命***,***任***,同时恢复红一方面军的番号,***任司令员,***任政治委员,***任参谋长,王稼祥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红1、红15军团。新的红1军团由原红1、红3军团部队合编而成,军团长***,政委***。我们2纵队改为第4师,师长陈光,政委彭雪枫,副师长***,参谋长陈土榘,政治部主任舒同,我被任命为师通信主任。

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并与红15军团会师后,进一步巩固了陕北革命根据地,壮大了革命力量。对此,蒋介石十分恐慌,急忙调集东北军5个师的兵力,企图趁红军立足未稳,围歼我军于洛水以西、葫芦河以北地区。***遂决定:集中全军大部兵力,歼灭沿葫芦河东进之敌一至两个师,以打破敌人的“围剿”。这就是有名的直罗镇战役。

11月20日,敌先头部队第109师,在飞机掩护下,分3路沿葫芦河谷及南北山地向直罗镇推进。21日拂晓,红1、15两军团向进至直罗镇之敌发起攻击,我们4师奉命攻击直罗镇北山之敌。战斗打响后,我赶往10团去解决通信联络问题,刚爬上一个山头,就碰上毛***。从1930年当红军后,我曾三次见到过毛***:一次是在第一次反围剿的龙冈战斗中;一次是第三次反围剿千里回师的壬田镇上;一次是到瑞金参加共青团的代表大会。这是第四次,他正生着病,躺在担架上,还坚持指挥战斗,身边只有一个警卫班。就在这时,10团2连从该处经过,毛***要其留下,连长不认识毛***,说没有团长的命令,不能停止前进。见此情景,我急忙告诉2连连长:“这是毛***!命令你们留下,你们就留下。”正巧,2连指导员也上来了,他也认识毛***,马上敬礼报告。这样,该连就留在了毛***身边。我嘱咐连长、指导员一定要好好保卫毛***的安全,并将情况报告了10团杨勇政委。后来,战斗激烈时,毛***命令2连出击,配合兄弟部队消灭了不少敌人。

直罗镇战役,我军歼敌1个师零1个团,毙敌师长牛元峰,打破了***军对陕甘苏区第三次“围剿”,为党中央把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并开展新的局面,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从1934年10月长征开始到1935年11月,我在红军的行列中,一边打仗一边行军,有一段还被战友们抬着,留下终生难忘的记忆。多少战友倒在了万水千山的漫漫征途上,他们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这支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队伍,历尽艰辛,势不可挡,长驱二万五千里,终于从江西来到陕北,进入了陕甘苏区,粉碎敌人的“围剿”,开始了新的革命征程。这样的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它雄辩地证明,中国***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是不可战胜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参加过长征的人已经不多了,但长征精神是一座永远的丰碑,充分显示出共产主义事业无比强大的生命力,它激励、教育着一代又一代年轻人,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奋斗不息。


张震上将的前秘书邓天生中将(左)被记者问及张震现况

解放军二炮前副政委、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张震上将的前秘书邓天生中将,昨日在响应关于张震现况时答说:“他身体很好!今年已经101岁了,是我们1955授衔时候唯一健在的一位中将,我们希望老人家健康长寿。”最近有看过他吗?邓天生说:“见过,老人现在在医院里,年龄大了,但健康还行。”

张震,男,1914年10月5日生于湖南省平江县长寿镇,原名张见生,别名张祖寿,又名张中天。1930年参加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1955)。

张震上将(资料图)

近期以来,我们党和军队有许多新风引人赞叹和关注。从习***与战士同吃自助餐,到网上热传的习***在河北省阜平县看望慰问困难群众时四菜一汤的菜谱,以及军内外传出的转变作风的美谈,让群众感到新风扑面。

来自于人民的***,时刻把群众的冷暖安危放在心上,历来对大吃大喝等奢侈之风保持高度的警觉。当年,陈嘉庚到延安,***用亲手栽种的蔬菜和邻居送来的一只母鸡来招待他;在重庆,蒋介石则用800多块大洋一桌的盛宴来款待他。陈嘉庚却从餐桌上品出了两个政党不同的未来,他断言:中国的希望,在延安。

在餐桌上,很能体现一个政党的精神追求。1957年大年初一的早上,***请40位党外人士到中南海开座谈会,招待大家吃了一碗肉末挂面。这顿简单的年饭使党外人士既吃惊又敬佩,有人当场赞曰:大年初一吃肉面,好看好吃更添寿。

一碗肉末挂面,让大家领略到***人开创的一代新风。***1975年重新出山不久,便在一次高级干部会议上强调:像我们这样的人,到下面去调查研究,不要给地方干部增加负担,不要搞什么招待,生活方面特别是在吃的问题上,我看西红柿炒鸡蛋就不错了。

在餐桌上,也能品出一个政党的严格自律。1980年,张震出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他的老上级杨勇在京西宾馆请他和另外几位调进调出总参的老同志吃了顿饭,却受到***常务***黄克诚的尖锐批评:越是老部下,越要严格要求。张震讲到,对于黄老的批评我们心悦诚服,表示饭费平摊。杨勇同志坚决不同意,从自己工资里拿出400元钱,并向黄老作了检讨。更令人回味深长的是,张震将这件事情写入了自己的回忆录。

凡上者,民之表也,表正则何物不正。在改进工作作风上,中央政治局制定了八项规定,中央***出台了十项规定,之所以得到群众拥护,是因为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带头践行,令行生威。据悉,在军队高层最近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与会代表都严格遵守新的规定。

现在看,从简接待,并非阻力如山;吃喝无度,对人对己都没有半点好处。不论是为了党的形象和事业,还是为个人健康,都应该狠刹吃喝风。新春佳节就要到了,期盼今春能让餐桌上的新风,吹向每一座城市和乡村,吹进每一个单位和家庭。


“***”期间,张震寰揭发了自己的老上级张爱萍三条“反对林副***的罪状”。不久,张震寰也因“叛徒”、“特务”、“内奸”的罪名入狱。1973年,张震寰患严重的心脏病,得以保外就医。

张震寰将军(1915-1994),福建省闽侯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1961年晋升少将。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张震寰将军简介 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委员会原主任。

张震寰祖籍福建省闽侯县,出生于北京,1936年参加革命,1938年入党,1939年入伍。历任苏皖特委宣传部长,八路军支队政治部主任,新四军旅政治部主任,野战军团长、师政治委员,中央马列学院科长、处长,总参装备部副部长,国防科委副秘书长、副主任等职。

张震寰早年就读北京大学时,参加了“一二·九”学生运动。抗日战争时期,他努力做好部队的军事和思想教育工作,组织部队圆满完成开辟和恢复抗日根据地等各项战斗任务。解放战争时期,他率部参加了宿北、莱芜、孟良崮、胶河等战役,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他积极参与国防科技和国防工业的开创工作。他参与组织并指挥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和首次原子弹空爆试验,参与组织指挥了“两弹”结合试验,为发展我国核武器技术做出了历史性贡献。他参与组织领导了远洋测量船队的组建和洲际导弹、潜地导弹、通信卫星的研制试验。由他全面负责组织和指挥的亿次计算机研制成功,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拥有巨型机的国家之一。他主管国防科技发展战略研究和国防科技发展的重大问题,特别是重要武器装备系统、项目及武器战术技术论证工作,为加强国防科技事业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为建设和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国防科技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他1961年被授予少将军衔。他是第五届、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张震寰同志在其近60年的革命生涯中,对共产主义信念始终忠贞不渝。在受***、“***”迫害的日子里,他保持了***人坚持真理、刚正不阿的革命气节。他衷心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自觉地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他对工作一贯兢兢业业,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和名利;他勤奋好学,知识渊博;他平易近人,密切联系群众;他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是广大科技人员的知心朋友;他坚持原则,实事求是,严于律己,勇于批评和自我批评;他艰苦朴素,廉洁奉公,将党的优良传统保持到了终生。

张震寰同志,因病于1994年3月2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79岁。

张震寰少将生平经历 张震寰,1915年出生,北京市人。1938年加入中国***。

张震寰毕业于北京大学,参加了“一二·九”运动。1935年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曾任民先北平总秘书长、徐州战地服务团副团长。

抗日战争时期,张震寰历任中共苏皖特委宣传部部长、八路军陇海南进支队政治部宣传科科长、政治部主任、八路军第5纵队第3支队政治部副主任、新四军第4师9旅政治部主任。

解放战争时期,张震寰历任山东野战军第2纵队9旅政治部主任兼第26团政委、华东野战军第2纵队炮兵团团长兼政委、第5师政委。参加了宿北、鲁南、孟良崮等战役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张震寰历任中央马列学院教务处教育科科长、副处长、处长、解放军总参谋部装备部副部长、国防科委副秘书长、副主任。张震寰参加了原子弹、氢弹、导弹核武器等试验和第一台“银河”亿次电子计算机研制的组织领导工作。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张震寰担任一线指挥所指挥。

1975年,张爱萍不计前嫌,登门造访,起用未被“解放”的张震寰担任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大军区正职级)。

张震寰主编了《中华气功大典》。他还是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理事长、中国人体科学会理事长。

1982年,张震寰找到曾和当时的中共中央******一起工作过的伍绍祖等人观看张宝胜的特异功能表演,并希望伍绍祖能向***反映。虽然“那天的表演实际上很不理想”,但还是给伍绍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并从此走上了支持特异功能的道路。1986年严新到北京为两弹元勋邓稼先治病。虽然严新在给邓稼先的治疗上“没能为自己捞着资本”,但是却为他在北京传功创造了条件,张震寰接纳了他。

张震寰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第五、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94年3月23日,张震寰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79岁。夫人,赵霁春(画家);女,张志凯,全国***委员;女婿,***,中央***。

作者 陈园 2010-4-7

四月的北京,迎春花唤醒了春天,树枝新抽的绿芽萌发着幽幽的思念,这是一个缅怀的月份。清明之际,老邵和我到这里出差,照例忘不了探望89岁高龄张震寰将军的夫人赵霁春阿姨,刚好赶上了张将军二女儿陪同赵阿姨去扫墓。


张震(1914年10月5日—),原名张见生,别名张祖寿,又名张中天。湖南省平江县人。中国***党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上将军衔。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4军代军长兼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院长,武汉军区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校长,中央***副***等职。为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第十二届中央委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授予上将军衔。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1955)。原名张见生,别名张祖寿,又名张中天。1914年10月5日生于湖南省平江县长寿镇。小时当过学徒。1926年在家乡参加劳动童子团,任副团长。1928年参加少年先锋队,任宣传部部长,曾参加两次“平江扑城”暴动。193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7月转入中国***。同年5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历任红5军第2纵队特务大队宣传员、第1师1团宣传队队长。1931年起任红3军团第5军1师1团连政治委员,第4师10团通信主任、营长。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作战。1934年10月参加长征,到陕北后任红1军团第4师12团参谋长,参加了直罗镇、山城堡战役。后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总部参谋、八路军驻晋办事处科长。1938年2月调赴河南确山竹沟,任中共河南省委军事部参谋长,组织训练抗日武装。同年9月参加组建新四军游击支队,任参谋长,随同支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雪枫率部挺进豫皖苏边区敌后,开展抗日游击战争。1939年11月任新四军第6支队参谋长兼豫皖苏边区保安司令部司令员,参与开辟豫皖苏边抗日根据地。1940年7月任八路军第4纵队参谋长。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第4师参谋长兼淮北军区参谋长,协助彭雪枫、邓子恢等率部挫败日伪军1942年冬季“扫荡”,巩固和扩大了淮北抗日根据地。后参与指挥山子头、西进战役。1944年11月兼任第4师11旅旅长和淮北军区路西军分区司令员,率部参加华中抗日根据地1945年攻势作战。

日本投降后,任华中野战军第9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率部参加了朝阳集、泗县、两淮、宿北等战役。1947年1月任华东野战军第2纵队副司令员,先后参加鲁南、莱芜、孟良崮、南(麻)临(朐)、胶东等战役。1948年3月起任华东野战军第1兵团参谋长、华东野战军副参谋长,参与指挥豫东 、济南战役 。同年11月淮海战役发起后,他与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粟裕联名提出将南线***军主力抑留于徐州及其周围逐步歼灭的重要建议,为中央***采纳,对扩大淮海战役规模,发展成为南线的战略决战起到了积极作用。1949年2月任第三野战军参谋长,参与指挥渡江、上海战役和所部攻占南京、杭州、上海并向福建进军。

同年8月任华东军区兼第三野战军参谋长。1952年任中央***作战部部长。1953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4军代军长兼代政治委员,率部参加了金城进攻战役。同年底回国。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后入南京军事学院战役系学习3年,1957年10月毕业后任副院长、院长。“***”中受到迫害。1970年12月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曾负责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的筹建工作,任工程指挥部政治委员。1975年起任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部长,中共中央***委员、列席***常委。1980年1月任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1985年12月起任国防大学校长、校长兼政治委员。1992年10月任中共中央***副***,1993年3月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副***,参加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在******领导下坚决贯彻***关于新时期军队建设的思想,积极推进我军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1988年9月被授予上将军衔。是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二、第十四届中央委员。1985、1987年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2018世界杯  

GMT+8, 2018-8-20 20:40 , Processed in 0.14295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